主页 > 子栏目一 > 抗战时期在龙冈农村同吃同住 九旬老太寻新四军女战士江波
2014年05月21日

抗战时期在龙冈农村同吃同住 九旬老太寻新四军女战士江波

【导读】 前天,79岁的盐都龙冈居民吴正权来电,希望通过盐城晚报帮你找平台帮母亲黄发娣寻找一位名叫江波的新四军女战士和她的家人。

前天,79岁的盐都龙冈居民吴正权来电,希望通过帮你找平台帮母亲黄发娣寻找一位名叫江波的新四军女战士和她的家人。1941年至1942年间,黄发娣和她相处了近一年的时间,两人之间曾相约今生再遇。

△黄发娣老太(右二)和她的大儿子吴正权(左二)、三女儿(左一)、四儿子(右一)。

夜里来了三位新四军

家住龙冈杨斌村的黄发娣老太,今年96岁。老人一家五代同堂,生活幸福。昨天,记者来到老人的家中。老人坐在椅子上,精神矍铄,皱纹密布的脸上写满岁月的艰辛。回忆起往事,老人思路仍很清晰。“我今生最想寻找的是位叫江波的新四军女战士,她原想带我一起走的,和我约好要再次见面的。”

1941年春天的一天夜里,在睡梦中的黄发娣突然被摇醒,看见父亲悄悄地带着两男一女来到家中,并嘱咐她好好照顾刚来的女子。家中因为这三个人的到来,开始忙碌起来。“这两个男的分别是潘毅(曾任盐城县三区区委书记,1980年任安徽芜湖市政协副主席)、施天任(不详),女的叫江波。”黄老太十分清楚地记得三个人的名字。

因为这三个人的到来,黄发娣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地下党,他带回来的三个人都是新四军。三个人来了以后,都是夜里工作、白天睡觉。为了防止当时和平军的搜查,黄家把他们藏在了没有水的“牛汪”塘(就是一贮满水的方塘,可让牛在塘里过夜)里。“牛汪”塘上面用茅草、稻草铺着,隐蔽性极好。黄发娣和家人轮流在外放哨站岗,以一炷香时间来轮换。

“江大姑”英姿飒爽

大家都喊江波叫“江大姑”。“有段时间,大姑从来不出门,吃喝拉撒都在家里。”黄老太说,自己负责她的饮食起居,“倒马桶、洗衣服,端饭给她。”

1941年夏,江波在盐城三区任分区区委书记兼新封乡党支部书记,分管四个乡。当时,日寇伪军占领盐城、龙冈等城镇后,天天下乡扫荡,四处搜捕新四军伤病员、后方机关及地方干部。根据华中局和刘少奇同志指示,我敌后游击队声东击西,破坏敌人公路,割断电话线,镇压汉奸,张贴标语,给敌人制造了不少麻烦。

住在黄家的日子,每到晚上,江波和男同志一样,赤着脚,英姿飒爽地背着枪活跃在龙冈年余堆坚持斗争。黄老太回忆,江波有时会化装成村姑外出。“有次,她回来告诉我,她乘船到靠近敌据点许家港登岸,在一农民家里隐蔽到天黑。待敌人撤回据点时,她又回到大潘庄丁头舍,集合队伍。有一逃出龙冈据点的乡干部说他看到据点墙上,张贴着悬赏200块大洋要江波人头的布告。”黄老太说自己当时十分佩服江波。

寻找分别75年的“江大姑”

1942年秋的一天,江波突然问黄发娣愿不愿意和她一起走,一起去打仗。“我不识字,如果识字一定就和她走了。”黄老太说着,眼睛定定地看向远方。当江波确定黄发娣不跟她一起走时,便和她相约以后会来看她。

“也不知哪一天,我就看不见她了。其实她可能只比我大一点,但她什么都懂,是位女英雄。”黄老太说,这一分别便是七十多年,从此杳无音讯。

“母亲现在年龄大了,今年开始,她的行动力远不如从前,只能在家附近走一走。可她却时常叨念着想见一见江波——她这辈子记忆最深的人。”吴正权说,一家人想帮母亲完成这个心愿,“想找到江波大姑或其家人。”

有相关线索者请与记者联系,电话:15205102228。

作者:暂无

编辑:张文凇